乡村爱情故事

《故事会》「作品赏析」爱的拍卖

拍卖中心即将举行一场奇特的拍卖,拍卖的对象出人意料,既不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也不是光彩夺目的珠宝,而是两个活人。拍卖还没有正式开始,大厅里就座无虚席了,人们不光来看热闹,还准备竞拍。据说,拍卖的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丈夫叫卡尔,妻子叫伊米。至于他们夫妻俩为什么双双参加拍卖,大家却都一无所知。

拍卖开始了,卡尔和伊米来到了台上,人们纷纷要求他们讲述拍卖的原因。卡尔告诉大家,他们夫妻俩决定举行这次奇特的拍卖,是为了看看他们两人谁最有价值。因为夫妻俩曾多次闹离婚,这次拍卖后,最有价值的人,在家里将拥有发言权、决定权。卡尔最后说道:“这次的拍卖事关重大,希望大家认真对待!”

首先被拍卖的人是卡尔。拍卖师说:“卡尔先生的起拍价是50万美元,现在请大家竞拍!”拍卖师话音刚落,有人就在下面小声告诉大家:卡尔不仅是个赌徒,而且还是个酒鬼,他几乎是十赌九输,却隔三岔五就进一次赌场;他基本上十喝十醉,每次喝醉了酒就发酒疯,不但骂人,而且还打人。这样的人,别说50万,就是5元也不值!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卡尔是赌徒加酒鬼,当然,也就没有谁愿意竞拍了。眼看无人竞拍自己,卡尔觉得非常没有面子。他想,就算自己是个赌徒加酒鬼,可也并非一无是处啊!于是他说道:“各位,我是有一些坏习惯,是的,我是个赌徒,还是个酒鬼,虽然我十赌九输,但正因为十赌九输,才积累了许多输的经验,谁买下了我,我就把经验告诉他!”

卡尔的话似乎不无道理。但是,来这里的人都不是赌徒,而且假如卡尔的经验有价值,那他早就不会十赌九输了。因此,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一个人竞拍他。拍卖师叫了第二次,卡尔快急出了眼泪。终于,有人于心不忍,说道:“我买卡尔,但是我只出50美元!”

50美元!大厅里的人顿时都笑了起来。毫无疑问,这是嘲笑,是讽刺。拍卖师问卡尔怎么样,卡尔说不卖。50美元,几乎就是没有价值。终于,卡尔的泪水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在这场空前绝后的拍卖中,他竟然这么没有价值。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拍卖师说:“下面,我们开始拍卖伊米女士。她的起拍价也是50万美元,现在请大家竞拍!”

拍卖师话音刚落,有人就在下面小声告诉大家:伊米温柔善良,还是个音乐老师。虽然卡尔一赌再赌,对她也是打骂不停,但她总是忍气吞声,好言相劝。可卡尔倒好,还嫌弃她,多次闹着要离婚。要不是伊米有心改造他,让他好好做人,早就离开他了。像伊米这样的女人,哪一个男人要是拥有她,就是天大的幸福。别说50万,就是500万也值!

于是人们争先恐后地竞拍起来。“我出100万!”“我出200万!”……喊声此起彼伏,不一会儿,拍价就喊到了3000万,而且喊价还在继续。卡尔听得惊呆了。伊米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充满感激,不停地对台下的人鞠躬。她没有想到,大家都这么看好她。

不久,喊价就到了5000万,可是大家还没有罢休的意思。伊米大声说道:“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举行这次拍卖,我们并不是要真的拍卖掉自己。过去,我没有离开我的丈夫卡尔;现在,我不会离开我的丈夫;就是以后,我也不会离开我的丈夫。我知道,他有许多不是,但是我相信,他会改,他一定会振作起来,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好男人。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谢谢大家!”

大家听了伊米的话,既为她感到惋惜,又感动不已。这时,伊米上前对卡尔说道:“亲爱的,对不起!这次拍卖让你太没有面子了。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拉你来举行这次拍卖!”说着,伊米流出了眼泪,她觉得此举深深地伤害了卡尔。

卡尔早就被伊米感动了,现在更是热泪盈眶,他说道:“这次拍卖举行得非常好!现在我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没有价值的人,而你却是我最大的财富。拥有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可惜,从前我竟糊涂透顶,对你毫不珍惜。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生活,给你幸福。你拉我来举行这次拍卖,就是为了让我看清自己,重新做人,这也是你对我的爱。所以,这不是一次丢人的拍卖,而是一次爱的拍卖!”顿时,台下掌声雷动。


超值精品,天天一折抢:http://aimimi.cc

一个干了的窝窝头

一个干了的窝窝头

明洪武年间,扬州府有个叫白庆喜的商人,经营祖上传下的“十全药膳粥庄”。白家的十全药膳粥根据祖传秘方熬制,清凉滋补,口味独特,名闻大江南北。可是自打白庆喜的父亲客死异乡,白庆喜接手粥庄以来,生意就每况愈下,白庆喜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这天,白庆喜正看着空荡荡的店铺发愁,进来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顾客,嚷着要喝粥,可等粥端上来,那客人只喝一口就放了碗,还不住地叹气摇头。

白庆喜见状忙上前问:“客官,粥不合您口味?这可是远近闻名的十全药膳粥啊!”

谁知这中年人却冷笑道:“这也算老字号的十全药膳粥?难怪你粥庄生意清淡了。”

白庆喜见中年人话中有话,忙鞠躬道:“还请先生多多指教!”

中年人看看白庆喜,说:“白老板,你如果真想知道原因,就跟走我一趟吧!”

白庆喜虽然心中犯疑,但为了粥庄今后的生意发展,还是跟中年人走了,一直走到城郊一座尼姑庵前,才停下来。

中年人带着白庆喜走进庵里,推开一扇屋门,对白庆喜说:“秘方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看吧!”

白庆喜狐疑地走了进去,见屋里没什么陈设,只有一个土炕,炕上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白庆喜一看老太太的脸,先是一怔,接着“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这时,那中年人也进屋来了,问白庆喜:“白老板,你认识她?”

白庆喜点点头,说:“这是鄙人的后母白杨氏,平时有点痴傻,家父不幸病逝后,她受了很大刺激,竟离家出走了。鄙人已经派人寻找多日,你帮我找回她,实在是我白家的大恩人啊!”说罢,磕头便拜。

中年人道:“鄙人姓陈,走南闯北做点小生意糊口,你就叫我陈老板吧。那天我在城外古道上看到老太太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鄙人就把她送来庵里暂养。后来老太太清醒过来,对我说了一些你们白家的事,我才知道她是你府上的人。老太太还说,你用的秘方不正宗,真正的秘方在她身上,你把她接回去,好生赡养吧!”

陈老板说罢,告辞而去。白庆喜于是便雇了辆牛车,把老太太拉回家,吩咐仆人好生伺候,自己也每日向老太太磕头问安,把老太太照顾得无微不至。

一晃半年过去了,这半年里,白庆喜曾多次旁敲侧击地询问秘方之事,可老太太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可嘴里却始终不提“秘方”二字。

白庆喜眼看着自己的粥庄生意越来越差,都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这天,他忧心忡忡地回到家中,径直来到老太太房里,支开下人,直截了当地对老太太说:“妈,你虽然不是我亲生母亲,但毕竟是白家的人啊,现在咱白家老店经营惨淡,就要撑不下去了,求你看在死去父亲的面上,将十全药膳粥的秘方交给我吧?”

老太太似乎听懂了白庆喜的话,她点点头,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布包,递给白庆喜。

白庆喜万没想到秘方得来竟如此容易,不禁喜出望外地接过布包。可当他用颤抖的手一层层将布包打开看时,却傻眼了:这布包里面竟是半个硬得像石头的窝窝头。

白庆喜感觉自己被戏弄了,气得把窝窝头往地上一扔,冲着老太太大吼:“我要的是秘方,不是这猪狗不闻的东西!”

不过话刚一出口,白庆喜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俯下身柔声道:“妈,我要的是秘方,不是窝窝头。”

可是老太太被他刚才这一吼,又犯糊涂了,失神地看着白庆喜,好像根本就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白庆喜却认为老太太这是在装傻,就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怨气,一把揪住老太太衣领,歇斯底里地叫道:“你这个老不死的,我好饭好菜供了你半年,你居然跟我来装疯卖傻?快把秘方交出来!”

老太太拼命挣扎,长长的指甲划破了白庆喜的脸,白庆喜疼得把老太太狠狠一推,老太太头撞在床头上,立刻昏死过去,白庆喜于是就扑上去搜遍老太太全身,也没发现有什么秘方。失望至极的白庆喜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竟像疯了一样,两手掐住老太太的脖子,将她活活掐死了。

直到这时候,白庆喜才仿佛刚刚清醒过来,一想到自己居然犯了命案,而且因为找不到秘方,白家祖业将要败在自己手上,竟绝望得像只受伤的老狼干嚎起来。

他正嚎着,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下人来报:“陈老板来访。”

陈老板疾步进来,白庆喜嚎着说:“陈老板,你来迟一步,家母刚刚去世了。”

陈老板闻言大惊,继而悲痛不已,立刻弯腰向老太太遗体行礼。弯腰时,陈老板看到地上有半个窝窝头,便把它捡起来,若有所思地端详着。

白庆喜忙解释:“家母出身贫寒,爱吃点粗粮,这半个窝窝头是她吃剩下的,她刚才叫我扔掉,谁知……”

白庆喜刚说到这里,陈老板突然转过身来,目光如炬地盯着白庆喜:“你说谎!那日老太太曾告诉我,这窝窝头她揣在怀里已经二十年了,一直都舍不得扔,怎么现在会叫你扔掉?”陈老板两眼直瞪着白庆喜,“对了,你脸上为何有伤?”

不等白庆喜回答,陈老板突然大喝一声:“来人,查验老太太尸体。”

立即,从门外拥进几个人来。

白庆喜见状忙上前拦住:“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动我母亲的遗体?”

来人朝他喝道:“你可知他是谁?他是新任扬州知府陈吉陈大人,我们都是他手下办案的差役。”

白庆喜一听,惊得目瞪口呆。

没等白庆喜回过神来,那几个差役已经查验完毕来向陈知府禀告:“回府台大人,老太太口鼻有淤血,颈上有掐痕,是被掐死的。”

陈知府怒视着白庆喜道:“白庆喜,你好狠毒!来人,给我把他带走!”

白庆喜此时早已瘫软在地上,衙役给他戴上枷锁的时候,他突然挣扎着指着陈知府骂道:“不错,我是杀了人,可你骗去了我白家的祖传秘方,也不是什么好官!”

陈知府凄然一笑,看着手中半个窝窝头,说:“白老板,你口口声声说秘方,你知不知道,你们白家的祖传秘方,其实就是这窝窝头啊!”

“你胡说!”白庆喜哆嗦着嘴唇,“我们白家的秘方怎会是这窝窝头?你蒙不了我。”

陈知府一听,不由长叹道:“也罢,我就给你说说你父亲的往事,让你死个明白。”

原来二十年前,白庆喜的父亲白先茗靠着祖传秘方经营粥庄,虽然生意不错,但总觉得粥味里缺了点什么,于是就常常独自到深山里去采挖药材,想改善药膳粥的口味。不料一次遭遇暴风雪,他被困在山上,又冷又饿,终于病倒,幸亏被上山采药的村姑发现,村姑脱下身上的皮衣为他取暖,又把随身带的窝窝头调成糊喂他,雪停后还把他背回家中调养。

可不料这村姑自己却因此而受了风寒,下山后就发起了高烧。此时,白先茗已病愈,于是便熬汤煎药地伺候村姑,后来村姑虽然病愈,却落下终身后遗症,神智时而清醒时而糊涂,那时白先茗已经丧偶数年,于是就娶村姑为妻,决心一辈子好好照顾她,这个村姑便是白杨氏。

在照顾白杨氏的日子里,白先茗又一次偶然发现,将村里人用作干粮的窝窝头煮进药膳粥中,会产生奇异的香味,因为这窝窝头是用山上一种野生木薯所做,这种木薯可入药,正与药膳粥中的其他药材相得益彰。无意间得来的秘方让白先茗喜出望外,他于是就把当初他和白杨氏在山上吃剩下的半块窝窝头做防腐处理后,由白杨氏揣在身上,作了两人爱情的信物……

听着陈知府这一番述说,白庆喜傻了眼。当初父亲白先茗将白杨氏带回家时,他就怨父亲背叛了母亲,也因此深恨白杨氏,父亲死后,他对外谎称白杨氏因父亲逝世过于伤痛,神志不清走失了,暗地里却偷偷把白杨氏丢在了野外。没想到父亲和白杨氏之间竟有这样一段感人的恋情,更没想到白杨氏给自己的那半个窝窝头,居然就是做十全药膳粥的祖传秘方。

陈知府长叹一声,对白庆喜说:“你一定奇怪我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吧?告诉你,当年我只是白杨氏邻家的一个放牛娃,那时你父亲日夜为白杨氏熬粥煎药,我当过他的助手,所以也可以说,是他和白杨氏这段感情的见证人。我能有今天,也得感谢你父亲当年曾经对我的资助。正因为你父亲知恩图报,积德行善,白家粥庄才深得人心,生意才会越来越兴旺。白杨氏虽然痴傻,可她对你有养育之恩,我上次让你把她接回,其实是想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没想到你竟然会对她下如此毒手。既然你早已忘了祖宗根本,那秘方对你又有何用?”


超值精品,天天一折抢:http://aimimi.cc

难寻八小时

刘满屯高中毕业,浑身是劲,却不想呆在村里干农活,今年一入夏,他就来到城里建筑工地上打工。刘满屯干活利落,头脑伶俐,人见人夸。可谁也没想到,三个月后,他本来干得好好的,却要辞职。

包工头拉着他,问他这是为个啥?刘满屯昂着脖子说:“现在报上都在宣传‘八小时工作制’!叔,你看我来的这三个月,别说是什么八小时工作了,连个周末都没有。我来城里三个月了,就连周末想请假出去逛逛,都没个机会!不行,我不干了!我要找个能休假的工作去!”

旁边有个长辈把他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满屯呀,你现实一点行不?咱农民工去哪也要靠力气吃饭,你想的合法,但不实际啊。”可刘满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转身而去。有人要向前拦他,包工头用手一挡说:“让他去闯吧,闯个头破血流他还得回来!”

离开建筑工地,刘满屯做梦也没想到,这么大的城市,那么多工业园区,报纸上还说闹“工荒”了,缺少工源,可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份工作。劳务市场上一个个笑脸相迎的人事,听到自己要求“八小时”工作制,都像看到“穿越”人一样。他想起招工的那句话:“工资又不低,你图啥?非要找‘八小时’的工作,你喝西北风去吧!”

这样没几天,他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兜里没有一分钱,手机欠费限呼了,连吃饭睡觉都成了问题。这时,刘满屯晃到了一个小酒店,实在饿得不行了,只好要求打个短工,管吃管住就行。老板娘正缺人手,又不用开工钱,真是困了有人送来枕头。

过了两天,老板娘有心想把他留下来,就把他叫到柜前商量。可刘满屯还是那句话—八小时工作制。开饭馆的,哪有八小时的道理啊?老板娘虽说答应不下来,可还是想劝劝这小伙子,许诺可以让他边打工边学厨,明年送他去考个厨师证。刘满屯却是个认死理的,还是不答应,老板娘有些不理解,换别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差事,他刘满屯为什么不干呢?老板娘摇了摇头,叹道:“现在‘农二代’的孩子,真不知道心里想些啥。”

这时,前厅喊刘满屯帮忙传个菜,等他把菜端上桌,发现桌边坐着一个面熟的女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先认出了他:“这不是满屯吗,你怎么在这里呀?”

女孩叫方艳,是刘满屯的初中同学,初中毕业后就来城里打工了,出落得婷婷玉立,上学时两人还有那么段蒙的感情。失去联系三年多,两人见了面自然很亲切,当得知刘满屯工作还没着落,方艳很吃惊:“现在工厂都缺工,你比我文化高,怎么会找不到工作?”说完,还答应帮忙找找。

三天后,方艳来找刘满屯,她打工的服装厂缺辅助工,和老板说好了,可以每天干八小时,只是每月发货期需要加几天班。听说工资不高,刘满屯有些犹豫,方艳责备道:“厂里有不少老乡,在一起做工不好吗?”刘满屯这才满口答应下来。

服装厂工作也不轻松,实行计件制,经常加班。刘满屯要求只干八小时,就只能做辅助工作,钱自然挣得就少一些。好在有几个同乡和方艳在一起也不寂寞,只是别人晚上加班时,刘满屯自己待在宿舍,觉得有些孤单,却又不想放弃原则。

因为钱少,刘满屯每次打饭总是不舍得买菜,方艳把自己的菜往他碗里夹,劝他换个工种,加班多挣点钱改善生活,他却总是摇头。再提起这事仿佛触动了他的底线,方艳也不好再说什么。

没多久,厂里赶一批货,大家都忙不过来,管工找到刘满屯,说:“你现在也熟悉工作了,生产这么紧,你就不能加班多挣点钱?年轻人不要惜力气,打工不就是图挣钱吗?”刘满屯没解释,只说当初来工厂就是以八小时为条件的。管工很生气:“真不可理喻,年纪轻轻不求上进!”两人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差点就要扭打起来。方艳见了,赶紧上来把二人扯开。

这天晚上,方艳约刘满屯到外面转转。方艳告诉他,当初引他到厂里来,说是八小时,实际上是让他逐步适应,为什么挣钱少也不加班?刘满屯不服地说:“我来城里,也不光是为了挣钱,还为了能开开眼。一天到晚都埋头加班,除了流水线还是流水线,连抬个头的机会都没有,还哪儿有工夫瞅瞅外头的世界啊?”

方艳却叹了口气,插了句嘴问道:“外头的世界虽好,可你要是这么一直耗下去,活没干着,钱没赚着,那外头的世界,看是看到了,却能够得着吗?”

刘满屯被方艳这话顶得哑口无言,扭头就走。从此,他越发一个人独往独来了。

这天刘满屯正在做工,管工走过来,训道:“你已经是熟练工了,工厂需要常加班,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要么今后你每天必须加班,要么停你工资,你就另谋高就吧!”

刘满屯听了,一腔怒气上了头,和管工的在流水线上大吵起来。只听管工的大吼一声:“不干就给我滚蛋!”这么一喊,围上来不少人,也有刘满屯的老乡,起哄说不让人干,也得把工资结了。

见围观的人多起来,管工失了面子,眼一瞪说:“违反劳动合同,还想要工资?赶快给我走人!”说着一把抓住刘满屯的衣领,往外拖。谁知刘满屯到底年轻力壮,用力一推,管工失重倒下去,后脑勺磕在了桌角上……

救护车将管工送到医院,抢救了半天才缓过来,刘满屯吃了官司,因过失伤人被判入狱。

刚进去,管教就找到刘满屯谈话:“小伙子,你还年轻,走错了路不要紧,好好表现争取减刑。在监狱里劳动改造,用的是标准化车间,每天严格执行八小时工作制。八小时外,监狱里有各种文体活动场地和器材,还可以读书学习。”

“八小时,原来你在这里……”刘满屯听了,顿时哭得稀里哗啦。


超值精品,天天一折抢:http://aimimi.cc

精彩故事:眼前的幸福

这些天的八小时以外,我总是在家里的三个卧室之间来回奔忙。

干什么呢?哈!儿子要从老家把他的新媳妇带来了,我要给他们安排一个独立的空间,因为在老家给他们小夫妻已买了一套房子。精彩故事:眼前的幸福

在外乡创业,只能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了,创业嘛,不是来享受而是奉献、坚守和拼搏。

找出家里储存的最好的床套、枕套、枕巾和大大的双人被,把写字台、梳妆台、床头柜上我所有的东西都挪走,衣柜里我的衣服被子也都挪走,挂上窗帘,拧亮柔和的灯光,屋里,温馨感顿时满满的。

突然,我想起了2006年我初次从农村老家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时候,卧室里,慈爱的婆婆给我和孩子们也铺好了床上的被子,并在床上一一摆好了每个人的枕头,看到那温馨的画面,幸福感曾席卷了我,那时儿子们都还是又矮又瘦的少年,相似的场景让我感慨,人,就是这么一辈一辈往下传的,我相信,我的温暖也会融化他们年轻、懵懂的心……

晚上临睡前,我看到儿子在他的新媳妇的召唤下,乖乖地洗脚、刷牙,我一边看电视,暗暗窃笑,以前喊了很多次也不愿去干的事儿,哈!原来也都已修正、改观。

晚饭时我们做的是茄子熏肉馅儿饺子,因增加了面板上干活儿的帮手,饺子速度很快地就出锅上桌了,看着满桌的饺子和配菜,还有吃完后刷洗时的争先恐后。

看着眼前幸福的场景,我知道,这不是难带领的孩子,他们漫漫的人生之旅也正刚刚开始……


超值精品,天天一折抢:http://aimimi.cc

民间故事:青衣

青衣是个戏子。

子建是我曾经的领导,我们的头儿。

青衣是头儿唯一的情人。

辞职后,再没跟头儿联系过。民间故事:青衣

他去世时,我正在异乡流浪,能找到我的人寥寥无几。

他患了直肠癌,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最后还是去了。

回到故乡,才得知头儿已病逝。

多方打听,我找到了青衣。

我说清明节想去祭拜头儿,她不语,泪流不止。

同事聚会,提起青衣跟头儿的情事,大家唏嘘不已。

他们说青衣命苦,等了那么多年,什么也没等到。

我们的头儿,她的伤,轻轻一碰痛不欲生。

因为青衣,头儿与儿女闹翻。

他的太太闹过一次后,默认了他跟青衣的关系。

女人的妥协,不过是无奈的成全,表面安然若素,内心绝望痛苦。

青衣跟了头儿十年,没有名分的十年。

可在很多人眼中,她才是头儿真正意义上的太太。

她很能干,是头儿事业上的好帮手。

初见青衣,是在一次晚会上。

头儿临时加了个京剧选段,于是见到了唱武生的青衣。

身形粗狂,唱腔厚重,不够美貌,扮相大气,这是青衣给我的感觉。

头儿多情且痴情。

他的左手断了两指。

一指因他的初恋远嫁他乡,一指因与青衣不能厮守。

头儿为了青衣,闹得天翻地覆,差点毁了自己的事业,家庭。

我说:头儿,你太糊涂,不知权衡利弊。

他笑我不懂爱情,说有一天真的爱上了,任谁都会身不由己。

对我来说,爱情就是门当户对,爱情就是匹配。

卸了妆的青衣很丑,让我感觉头儿的品味糟糕到了极点。

我诅咒爱情,虽然情窦初开的我并不懂得爱情。

民间故事:青衣

跟着头儿打天下的那年,我二十二岁。

他跟我父亲一样的年纪,我对他尊敬有加,亲近不余。

青衣偷偷告诉我,说我长得像极了头儿的初恋情人。

头儿没事就气我。

他说:你个鬼丫头,长得不咋地,还挺上镜。

我心里很不服,立马回他一句:哼,再怎么样,也比青衣漂亮!

头儿脾气不好,整天阴晴不定的。

青衣好脾气,温言软语,从未见他们红过脸。

后来,也有想起他们,想着相爱的男女,若两情相悦,是不是会忽略很多外在的东西。

我是头儿的得力干将,采访,出稿,编辑,播音全活儿。

我在台上几年,跟他配合的非常默契,只是相处久了,难免潜移默化沾染他的坏脾气。

多年后,我有了自己的事业,员工说我脾气臭得很,我想到了头儿,于是,很想很想哭 。

不喜欢青衣,一直排斥她,跟她作对。

我们私下给她盖棺定论,说她是靠着头儿这棵大树好乘凉。

青衣正式调入电视台,我决定辞职,头儿问为什么,我狠巴巴吐出两个字:青衣!

临走,头儿开玩笑:鬼丫头,生意做砸了就回来,我们等你。

头儿很看重我,也很重用我,他是我的伯乐。

他跟后辈谈起我,永远赞不绝口,他说我是拼命三娘,工作起来,一个顶仨。

可我还是背弃了他,背弃了如父亲一样疼爱我的他。

我是多么任性的一个人,他病重,我也不曾回来看他最后一眼。

同事说青衣在头儿去世的那几天水米未进,差点死掉,我听了有些震撼。

我骨子里清高,极端。

我鄙视青衣,鄙视所有窜到人家家里兴风作浪的小三儿。

我如果嫁人,绝不容忍男人背叛我,他敢给我一个初一,我保证还他N个十五。

那年夏天,上司要我出面跟某单位签订一笔大单子的合同。

我开始有预谋的接近主管此业务的阿郎。

这个相貌平平的男子,在与我对视的一霎那,便成了我的俘虏。

起初,我并不觉得阿郎是我的菜。

他长得太一般,掉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实在难入我法眼,盘算着利用完他就一脚踹了。

可他的才气,他的阳光,他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坦诚,强大让我还是爱上了他。

很想把他从别的女人手中抢过来,从小三成功晋级为正房,我相信我有这个魅力跟能力。

可是,我不能,不能像鄙视青衣那样鄙视我自己。

我又一次选择离开,离开有阿郎的城市。

那一夜,我不停的索要阿郎的亲吻,阿郎的抚摸,一遍,一遍,又一遍。

我在黑暗中流尽了这一生的眼泪,他看不到,还笑我贪心。

悄然转身,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

我把往事讲给青衣听。

我说:青姐姐,你看,我的每一次离开好像都关乎爱情。

是的,无法面对了,我就选择逃避,逃避自己,也逃避这该死的爱情。

爱,就是不伤害。

当我真正领悟这句话的时候,头儿与青衣早已阴阳两隔。

而阿郎,在我记忆里也成了天涯过客,再寂寞也不见。

此刻,我跟青衣静静的拥抱,紧紧的,暖暖的。

青衣感叹:青墨,你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青衣说的她是远嫁他乡的那个女子,那个让头儿断了手指的女子。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隔世的情人。

头儿像我的父亲,可我,从未奢望做他的女儿。

太重情的人,不适合做亲人,怕,怕碎了这一世的缘分。

抱着青衣,时光就此打住。

初春的阳光明媚,多情。

花儿星星点点开在杨柳岸边,有金色的蝴蝶落在我肩头,亲昵的与我私语。

我叹息,然后,看着青衣的眼睛认真的说:青姐姐,我选择原谅你们,我不会再跟一个死人计较。

青衣睫毛轻颤,拼命忍着不哭,我的心忽然很疼。

我说:青姐姐,众叛亲离的爱情我不要,但我真的理解你跟头儿,也许,爱了,就不该再问值不值得。

头儿这一生是戏剧的一生,也是悲剧的一生。

他爱的女人,他想给她幸福,她等不及嫁于他人妇,爱他的女人,他想给她幸福,他自己又来不及先走了。

他跟青衣,爱来爱去,等来等去,盼来盼去不过一场空。

命运是什么?

命运就是来回扇耳光,除非你死去,否则它会不停歇的左右开弓,无休无止。

青衣说头儿是她的劫,我说:那是命,你逃不掉的。

青衣问我,她是不是错的太离谱?

对错还重要吗?

爱情没有对错,只有输赢,只是,这世间的爱情哪里会有真正的赢家啊。

民间故事:青衣

抛开世俗的眼光,我相信心灵的默契,灵魂的交流才是真爱。

与地位无关,与金钱无关,与相貌无关。

可我真的没有青衣的勇气,可以为爱空等一生,寂寞一生。

青衣,爱的刻骨铭心。

而我,爱的只是我自己。

青衣有意。

青墨无痕。


白菜价,天天有惊喜:http://aimimi.cc

7旬老父亲在山上放牛时上吊,其原因是儿子没有娶到媳妇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们村上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唱土地,又名盘古记或土地词,大都在逢年过节,上门为人开财进宝祈求吉利。

远古时期,人们依赖于土地而生存,崇拜土地,视土地为神,予以敬奉。他们认为土地也有男女之分,男的称为“土地公公”,女的称为“土地婆婆”,土地神可“保一方清泰,佑四季平安”,且“公公十分公道,婆婆一片婆心。”。由一人戴面具扮土地公公,另有人戴面具扮土地婆婆到各家各户贺喜。主要内容是唱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儿女孝道,公婆仁慈,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富贵双全,吉祥如意,发子发孙等等。每唱完一家,高兴的主人要给一定的酬谢。如途中遇上另一伙唱土地的人,则要盘古比赛,输方则主动退出此地。

7旬老父亲在山上放牛时上吊,其原因是儿子没有娶到媳妇

我村的一位7旬老人,叫吴章国,他们四兄弟,取名国泰平安,最小的一位很早就过世了,现还有三兄弟,老二当过兵,老三是一矿里上班,他在农村务农。

每年过了腊八,吴章国就开始外出唱土地了,他的行装极其简单,就是一根拐杖,一个背包,一面铜锣,一根打铜锣的棍子。据说还有唱土地的一本书,他都能倒背如流的。

他就挨家挨户的去唱,一面打锣,一面唱好话。每去一家都会打发钱,有多有少,99%的人都会打发的。

这样一个冬天下来,能赚不少钱。

我记得在我读小学时,他的第三个儿子去交学费都是用吴章国去唱土地赚的钱,老师清点他儿子的学费都要好久,因为大都是一毛二毛五毛一元的钱。

唱土地也是个力气活,不但要会唱好话,同时也要腿脚快,都是靠两条腿走路的,加上过年期间,路上又不好走。吴章国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赚的钱也越来越少了。唱土地的活也干不了了,只能呆在家里放放牛了。

吴章国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很早就结婚了,生有一个儿子,他的二儿子人高马大的,力气在我们村里是最大的,挑个300斤不在话下。但是空有一身力气,只会做苦工,也赚不了什么钱,40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和他同年的人的儿子都好大了。三儿子比我大几岁,也快四十了。依然没有结婚。

吴章国的老婆也去世好几年了,他时常想到别人的儿子都娶上了老婆,自己的儿子这么大了,还是单身,家里条件又不好,他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话资。

吴章国每每想到这里,心里极其不是滋味。自己辛苦劳碌一生,都没有能力给儿子娶到老婆。

有一天晚上,他的二儿子在询问村里人有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吃了早饭去山上放牛了,到天黑了还没有回来,可是村里人没有谁知道。

后来他的二儿子去他的父亲经常去放牛的山上找,没想到,他的父亲吊在一棵树上,他赶紧去抱着父亲,把绳子割断,放在地上,可是他的父亲早已没有了气了。

7旬老父亲在山上放牛时上吊,其原因是儿子没有娶到媳妇

吴章国的二儿子就这样背着死去多时的父亲往山下家里走,直挺挺的,一点都不好背。好在他的力气大,他父亲100多斤的尸体对于他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在给吴章国换穿寿衣时,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有一张纸条,显然是他的遗书,上面写着,叫他的两个儿子一定要娶个老婆。

7旬老父亲在山上放牛时上吊,其原因是儿子没有娶到媳妇

为吴章国处理了后事,过了头七后,吴章国的两个儿子都去外面打工了。

几年后,听说都找到了老婆,不过是做上门女婿。


连吃鸡蛋一个月身体竟变这样

这处短粗非富即贵财神来敲门

爱做这动作的女人婚后不安分

男人这事变频繁暗示肾要废了

家添孙子,喜极而世,下葬前日碰见过世的丈夫,一脚把她踹醒了

在一个偏僻的李家庄,有一位李奶奶,60多岁了,生了三个儿子。

家添孙子,喜极而世,下葬前日碰见过世的丈夫,一脚把她踹醒了

家里老公也是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于前两年去世了。家境不好,全靠李奶奶拉扯大三个儿子。

两个大儿子也没有读什么书,脑瓜子也不怎么好使,一直都是在家里守着几亩薄田过日子,没什么经济来源,加上又小气,自然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家。

三儿子是一个落胞货,比老二小了好几岁,这个老三书读得多点,脑瓜子也好使点,比较狡猾。

前面两个哥哥都奔四了,还是单身一人。

老三没有考上大学,只有去外面打工才能解决娶老婆的事情。读到高中初业,就只好去外面打工了。老三在外面打工几年下来,交了一个女朋友,没多久就生下一个儿子。

家添孙子,喜极而世,下葬前日碰见过世的丈夫,一脚把她踹醒了

这可是李奶奶第一个孙子,可把李奶奶高兴得,没想到,李奶奶一高兴,过了头了,生下孙子的那天晚上,李奶奶睡下去,第二天就没有醒来。

家里生一个,走一个,这事整的。

三儿子这边要照顾刚生下的儿子,坐月子的妻子 。家里又母亲去世,正忙得团团转。

只能家里两个哥哥在打理母亲的后事。

家添孙子,喜极而世,下葬前日碰见过世的丈夫,一脚把她踹醒了

李奶奶去世的第一个晚上,大儿子和二儿子在灵前守灵,三儿子在医院照顾儿子和妻子,没想到到了后半夜,李奶奶自己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把两个守灵的儿子吓得不轻。

后来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李奶奶说,她去到一个很黑的森林,怎么也走不出去了,碰见了死去多年的老头子了,老头子问她怎么来了,李奶奶说家里添了个孙子,老头子说有了孙子,不在家好好待着,看好孩子,你来这干吗?

一脚就把她踹到了,后来就醒了,真事!


女人在床上最讨厌男人的五个举动

连吃鸡蛋一个月身体竟变这样

这处短粗非富即贵财神来敲门

爱做这动作的女人婚后不安分

保姆偷抹我的口红,我说她几句被老公扇耳光,原来事情是这样

我和老公结婚不到一年,他家条件比较好,在市区有三套房子,车子也有两部,可以说算是富贵人家。娘家那边的亲戚都觉得我高攀了老公,因为我家没钱,爸爸在五年前就破产了,欠了一大笔钱,若不是我结婚换了一些彩礼钱,爸爸现在还被别人追着屁股要债。

我从未觉着自己高攀了老公,我觉得夫妻之间就是平等的,可是老公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他是一家之主,他说什么,我都得听他的,特别大男子主义。

前两天,我发现抽屉里的口红不见了,我问老公有没看见,他说没有。于是,我便去问保姆,我说:“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口红?”她说:“看到了,我用了一下,怎么了?”她的语气让我有些蒙圈了,我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气坏了,说她不知廉耻。她二话不说,转身去找我老公,还把房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老公从房间出来,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那一刻,我又蒙了,我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至于让他生那么大气。我说:“凭什么打我?”他说:“以后你再敢欺负她,我还得打你。”当时我就哭了。

婆婆知道我很委屈,一直安慰我,说她儿子就这脾气,让我别和他一般见识。我说老公这是家庭暴力,她说他就这臭脾气,随我公公。那天我和婆婆聊了很多,听婆婆说,保姆是公公在外面和情人生的女儿,她也拿保姆没办法。而我老公,对这个妹妹也格外照顾。

昨天晚上,因为一点小事,保姆又给我脸色看。现在我好困惑,按理说,我才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但是,老公一直向着她,让我觉得在这个家一点地位都没有。还有,为什么当初没人告诉我这些?难道他们都把我当外人?我想离婚,可是,现在我怀孕了,都已经三个月了,我不舍得打掉孩子,我该怎么办?


女人这洞湿湿的千万要当心

女人用舌头舔人这让人很享受

女人最直接的肢体暗示

什么样的已婚男女出轨概率最低

女婿提出离婚丈母娘给50万被嫌少,原来他老婆在外做了那种事

今年30岁的小坤和老婆小芸结婚才一年就闹离婚,别人都是劝和不劝分,双方父母却极力支持两人离婚,丈母娘还给小坤50万。然而。小坤不接受,原因竟是老婆在外面做了那种事。

去年四月,经朋友介绍小坤和小芸相识,并迅速擦出火花,恋爱不到一个月就闪婚。当时小坤对小芸的印象特别好。他说:“她长得很漂亮,也很性感,为人体贴、温柔。她是那种所有男人见了都有结婚冲动的女人。”让他没想到的是,婚后第二个月,他发现小芸行为异常,经常夜不归宿,说是公司加班忙。而当小坤给公司打电话时却无人接听,小坤的第一感觉是小芸出轨了。

那天,小坤和小芸摊牌,问她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小芸予以否认,说自己中邪了,不能太早回家,否则会把霉运带给家人。尽管小芸的话让小坤觉得有些蹊跷,但看在小芸答应改正的份上,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大概过了几个月,每到周末小芸就不在家,说是和朋友出去郊游,小坤提出和她一起去,被拒绝了。原因是她和闺蜜一起,带上他不方便。有一次,小坤偷偷跟踪小芸,发现她并不是去旅游,而是和一个老男人去宾馆开房了。当时小坤非常激动,将那个男人打了一顿,也扇了小芸几个耳光。

老婆在外面和别人发生这种不耻之事,小坤说什么也不肯原谅。小坤提出离婚,小芸不愿意,说自己怀孕了。听说儿媳怀孕,小坤的父母也不支持离婚。于是离婚这事儿便被搁置了,夫妻双方和好如初。

上个月,小坤出差半夜回家,发现小芸又不在家。小坤怒了,第一时间联系小芸,发现她又和另一个男人出去开房了。这一次,小坤忍无可忍了,铁了心要和小芸离婚。当小坤问她为何要背着自己做那种事时,小芸一句话让他彻底蒙圈了。

她说:“我也不想,你经常出差,我实在忍受不了,我是一个性瘾者。我知道,我本不该对你隐瞒这些,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能告诉你。还有,孩子不是你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对于自己出轨一事,小芸全盘托出,在她与小坤结婚以前,她就和多个男人有染,婚后依然如此。用她的话说,她是实在控制不住,而小坤又不能满足她,所以才弄到这个结果。

为了对小坤进行弥补,丈母娘答应给小坤50万作为补偿,小坤觉得太少。他说:“据我所知,她在外面和别人开房的次数不下60次,给50万太少了。”在小坤看来,小芸的犯下的错是不足以原谅的,他希望小芸能登报道歉,否则,他不可能原谅她。现在,小坤的父母收下了那50万,也支持他们离婚,然而小坤还在纠结登报一事,他说:“我就是气不过,我想让所有人知道,她到底错在哪儿了,我这样做过分吗?”


女人检查时被医生摸这很脸红

女人这洞湿湿的千万要当心

女人用舌头舔人这让人很享受

女人最直接的肢体暗示

婆婆只疼小姑子,对我老公各种苛刻,知道缘由后,我理解了婆婆

我和张华认识一年后我们登记结婚了。

在筹备婚礼的时候,张华的妹妹也要结婚了。

我原本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是因为有比较,我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首先,我们的八十平米的新房是婆婆给付了一半首期,另一半是张华自己的积蓄。当时结婚的时候张华说过家里条件一般,婚后每个月要自己还月供。

我对这些并不太在意,我家在南方偏远的县城里,我是自己考学出来的,自己结婚,家里都没有什么嫁妆,我也就不太挑这些了。

但当张华的妹妹张丽要结婚的时候,我才发现,张华家并不是条件不好,而且张华家的钱都给张丽花了!

我们的婚房八十平米,张丽的新房一百六十五的跃层,全款,张华家给张丽的嫁妆。不但如此,我家装修都是张华跑前跑后,他家人都没露过面,但张丽的新房装修,全部是张华他爸亲力亲为!

我对张华发过两句牢骚,张华说老人的钱愿意给谁就给谁,我们不能啃老。

就这样结了婚,我和小姑子一前一后怀了孕。开始婆婆也还一视同仁,但后来张丽反应大,这一碗水就端不平了,婆婆每天过去给她做饭,每个月跟着检查,给买各种营养品。我这里到了七个月的时候都是自己去检查。因为张华工作忙,到了临产,才能请假照顾我。

我生了个女儿,张丽生了个男孩,相差一个月。

我以为婆婆喜欢女儿,这下我该受宠了吧,但事实上,婆婆只是喜欢小姑子。我做月子,在婆婆家住了一个月,正好张丽回娘家躲骚窝。

真是同人不同命,整个月子,婆婆没给我洗过一块尿布,虽然都是做的孕妇的饭,但都是依照张丽的喜好做的。我这边孩子哭的哇哇的没人管,那边孩子睡着了还得围着转。更气人的是女儿一个劲儿哭,婆婆,过来说,别让她老哭了,张丽的孩子睡着呢。

我委屈的跟张华哭,张华却什么都不说,端着盆洗一堆积攒了一天的尿布。

我知道他也委屈,也不愿意多埋怨他,但是这种心理失衡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出了月子,我回到我们自己的家,自己拉扯孩子,很累,等到产假休息完,我只能求助婆婆给看孩子,但婆婆说要照顾张丽。

我把我妈从县城接了过来,但是我妈真的很难适应城市的生活,勉强到了孩子周岁就走了。

我们只好雇保姆,现在的保姆工资高,我的全部收入基本上都给了保姆,张华的收入要养家要还月供,生活的真的紧张。

直到孩子两岁半上了幼儿园,我们的负担稍稍小了一点。

这些年,我能不去婆婆家就不去,不是我小气,而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心理上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因为他奶奶对他的态度和对张丽孩子的态度差得太多了。

我一直都这样敬而远之,但最终的矛盾激发在孩子上学前。

张丽和她老公的收入和我和张华差不多,都是工薪阶层,没有太多富裕钱。但孩子上学,张丽家儿子去了国际双语小学,一个学期一万块钱的学费绝对是张华自己负担不起的,后来我才知道,全部是婆婆掏的。

我真生气了,我对婆婆说:妈,你偏心,我也不计较,但是张华是不是你亲生的?张华成人了,我们不指着老人给多少帮助,但是你有条件怎么这么区别对待啊,你这么有条件,为什么就不肯帮我妈一下呢,我们连个普通重点学校都进不了。

婆婆说:一个女儿学多好有什么用?

我更气了:张丽不是女儿吗?为什么什么都给她最好的?

那天我把这些年受的委屈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出来。最后我说:你可以不管我和张华,但如果你有条件应该对孙女好一点吧。

婆婆没说话,拿起手机给张华打电话:把你媳妇接走,别让她在这里闹腾。

张华来了,他拉我走,但不坚决不走。最后,他居然打了我一巴掌。

我这下急了,我坚决要和张华离婚,他再好,我也不跟着他受委屈了。

张华追着跟我道歉,追着哄我。

最后,他终于说出了他家疼张丽的原因。

原来张丽才不是张华爸妈的亲生孩子。二十多年前,张华的爸爸和张丽的亲生父亲是一个车队的同事,那天正好张华闹病去了医院,他爸担心,于是和同事换班,原本该他出得车跟张丽的亲生父亲调换了一下。没想到,这辆车出事了,原本属于张华他爸的灾难转移到了只能怪里爸爸的身上,张丽的爸爸当场死亡。而张丽的妈妈当时怀着孕,听到这样的时期急火攻心,早产生下了张丽,但她在自己却因难产去世了。

张丽的爸妈都不在了,我爸妈收养了张丽,我 爸说张丽的爸爸是为他死的,他一定要照顾好他的孩子。就这样,他们一直疼爱着张丽,小时候张华也闹过,但后来妈妈说:没有张丽爸爸的挡灾,现在你就是个没爸的儿,现在所有的生活都不复存在。

张华说,婆婆给张丽的钱一部分是张丽他父母留下来的,他们给他理财,花在她身上,所以他不能挣,婆婆不愿意让他把这些告诉我,怕我不高兴了说出来。

我终于明白了,婆婆不是偏心,而是报恩,我想能这样常怀感恩的人家应该品行不会差,我理解了一切,但是,我却无法原谅张华给我的一巴掌。

我坚持跟张华分居了一个月,我告诉他只给他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


为啥有的女人爱在这里塞张纸

女人晚上裸睡竟然是为这一事

南瓜千万不能和它同吃 看完一身冷汗

“解酒”一个穴位快速搞定!